四川观察:院士四川行 ①郑皆连:四川造桥技术加速攻关 破解交通“西进”难题
TIME:2020-09-24

广告

院士名片

郑皆连,桥梁工程专家

1968年首创我国双曲拱桥无支架施工新工艺,解决了不立拱架修建拱桥的难题。1976年主持设计了广西第一座无支架施工钢筋砼箱拱桥,十多年中修建此类大桥40多座,占当时广西公路大桥总数70%。

1992年任邕宁邕江大桥钢骨钢筋砼拱桥设计与施工技术研究课题组组长和大桥专家组组长,建成了当时世界最大跨径的钢筋砼肋拱桥。

他提出的千斤顶斜拉扣挂悬拼架设拱骨架技术和连续浇注拱肋外包砼技术,国内首创,广泛推广。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两项、三等奖一项、全国创新争先奖一项,获省级科技进步奖多项。获国家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及首届国务院特贴,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四川观察:近日,四川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关于贯彻落实〈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加快建设交通强省的实施意见》。作为一位川籍院士,您怎么看待近年来家乡四川近年来的交通变化?

郑皆连:四川交通历史上被称为“难于上青天”,但是这些年得到非常大的发展。现在已经建成了70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正在准备建1万公里的高速公路。如果这些路都建成,四川东西南北的交通都会非常方便,彻底跳出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历史。

四川观察:您认为,四川交通下一步的建设难点在哪里?

郑皆连:四川接下来的交通建设难度非常大!能修的目前基本上都已经修完了,剩下的是最难啃的骨头——四川涉藏州县的交通。我们知道,四川涉藏州县地区的地质灾害是世界有名的。同时,这一区域海拔高,高山峡谷多,各种问题交叉亟待解决。好在四川长期和交通建设打交道,基础很好,特别是四川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公路设计院”),它在全国省级设计院里非常有名。四川公路设计院是除了央企以外,代替交通运输部审查设计文件资格的省级设计院。而我们刚刚提到的四川涉藏州县交通建设,恰恰是拱桥的天下,四川桥梁大有可为。

四川观察:您是我国桥梁建筑领域的专家,可以给我介绍一下拱桥这种桥型的优势么?

郑皆连:我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拱桥是国家瑰宝”。拱桥是历史传承最长,中国人创新最多,也最被世界比较公认的一种桥梁结构。赵州桥已经有1000多年历史,至今还在提供服务,卢沟桥有800多年历史,还能跑400吨的平板车,所以说拱桥的耐久性的承载能力都是非常突出的。但这种桥恰恰设计起来比较费事,施工起来困难重重,因此很多工程不愿也不敢采用。

四川恰恰在这方面科研建设成果比较多。首先,不得不提到的就是1997年建成的万县长江大桥,当时打破了前南斯拉夫克拉克桥390米跨径的记录,达到420米跨径,成为世界第一的钢筋混凝土拱桥,这个世界纪录保持了将近20年。近些年,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四川合江长江一桥、四川合江长江三桥等等。

四川观察:您刚提到,拱桥的耐久性的承载能力都是非常突出的。我们知道,您曾在川藏铁路上支持设计了一个400多米的铁路拱桥。现在,川藏铁路最难的一段即将开工,接下来还会不会有没有一些新的桥梁设计方案会运用到上面。

郑皆连:川藏铁路中间1000公里工程艰巨,称为“七上八下”,跨越很多峡谷。在这些峡谷里面,拱桥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项目。第一,他的维护费用最少、一次投资最低。第二,他的抗风能力特别强。川藏铁路桥隧比达到95%,隧道占百分之八十几,火车从隧道出来后必定会遭到横向风猛烈的袭击,拱桥恰恰是抗风最强的一种结构。我相信,四川的各种桥梁建设经验势必会对川藏铁路的方案选择产生重大影响。

四川观察:您是四川内江人,又长期在广西工作。能否透露一下,您带领的院士团队是否有与家乡的合作?未来还将怎样进一步深化这样的合作?

郑皆连:我带领的团队与四川一直都在合作中,因为主要涉及桥梁领域,四川公路设计院是主要的参与单位。今年5月,我们获得了“国家创新争先奖”十大团队,团队中除了我之外的的第二位核心人物就是四川公路设计院牟廷敏总工程师。

除了科研攻关,双方在具体的项目建设上也有突破。目前,四川公路设计院技术咨询、广西设计院设计的跨度600米的天峨龙滩特大桥已经开工了,可能在2022年建成通车。这座桥将把拱桥跨径世界纪录提高了155米,建成后又将成为世界上的一个标志性工程。不仅对广西,它还会对四川西部桥梁建设起到重大的示范作用。


(转自四川观察:https://kscgc.sctv.com/sctv/redian/2020/09/17/993549_shared.html?from=timeline


返回列表
董事长信箱
Chairman's mailbox
提交